联系我们
案例研究

对 Clemens Bulitta 教授就卫生问题进行访谈

护理领域,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迫切需要清洁。 表面必须没有细菌和微生物,这对于阻止传播至关重要。 COVID 19 的出现再次证明了,污染表面在疾病和感染(例如耐抗生素的感染)的传播方面的致命作用。

新型冠状病毒的出现,卫生问题困扰着每个人。 您认为,从长期来看,卫生问题会持续引起人们重视吗?
冠状病毒确实让人们提高了保持卫生和预防感染的意识。 但是,这个问题已经多次引起了人们的关注,并不只是在专业领域。 近年来,媒体发布了许多报告和文章,特别是在多重耐药的病原体和医院感染的问题方面。 因此,我认为一段时间以来人们对此问题已有一定认识。 但是,这方面缺乏一致行动的动力,现在这种情况肯定不再存在。

这会影响医疗器械的特性及其使用吗?
是的,关注点将越来越多地转移到医疗器械及其使用上。 我们的现代医学是高度工程化的,并且其中许多高度工程化的产品并未采用真正的卫生设计。 在处理这些产品时常常成为问题,即清洁、消毒,必要时还要对其杀菌。 顺便提一下,这不仅适用于医疗器械。

这是否是指该行业正面临重大的挑战,并须尽快将研发的卫生产品推向市场?
我认为,卫生型设计和由处理到验证处理说明的详细要求不仅对无菌和几乎无菌的医疗器械很重要,而且对非关键产品也很重要。 对于医疗器械制造商来说,这无疑成为一个重要的问题。 这可从正在着手制定的有关国际标准 ISO 17644 的相关法规看出。 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大约 5 年前发布的指南更加重视处理问题。

对 Clemens Bulitta 教授就卫生问题进行访谈Katja Eberhardt 与 Clemens Bulitta 教授的谈话
 

该行业是否已有一些初步的卫生设计方法?
是的,第一批制造商已经开展了相关活动,在德国工程师协会(VDI)中,我带领一个技术委员会负责管理医疗设施的相关卫生领域。 在这里,我们正在进行两个项目,涉及这些领域和产品的分类以及卫生设计。 您可以看到: 这个问题已逐渐成为焦点。 我认为,在将来,相应设计、结构和材料对于这类产品的开发将会越来越重要。

设计对提高产品的卫生性究竟具有什么作用?
这包括表面的粗糙度、几何形状、接合和连接技术,材料对清洁剂和消毒剂的耐抗性,耐热性等,这都取决于应用领域和处理过程。 在这方面,食品行业已走在前列。 其中很多课题已经通过标准进行了规范。

这就是说食品行业是一个典范?
是的,在食品行业中这个问题的处理方式有所不同。 在食品行业中卫生型设计早已确定。 原则很明确: 采取设计措施旨在确保危险微生物在任何情况下都不会进入食品。 因此,机器设备制造商、食品生产商和食品工艺师根据德国机械工程工业协会(VDMA)规定共同制定了一系列的 DIN 标准表。 但是,现在医疗技术行业对此也在重新考虑,我们希望能够通过我们的 VDI 技术委员会和卫生设计指南项目在这方面迈出第一步并做出重要的贡献。

您是否认为机械清洁在将来发挥的作用要比今天更大?
机械清洁或一般处理(也需要消毒和杀菌)要比手工处理更容易标准化,手工处理始终依赖人。 依赖人意味着手工处理很耗时,并且可能出错。 因此,机械清洁具有许多优点: 原则上讲,首选的处理方法是实行自动处理,特别是对于细菌少和无菌的医疗器械。 其原因在于这是可靠保证流程可控、安全并始终取得一致效果的唯一方法。 医疗床、沙发床和类似系统常用的人工清洁流程更容易出错。 清洁效果不是很好。 我认为,从成本方面来讲,这对未来提高工作流程的效率很重要。

在一些国家,使用清洗道更为常见。 您是否认为当前危机会使人们重新考虑这个问题?
关键问题是使用清洗道对我有哪些好处? 如有效率和收益方面的优势,那么这是个非常有说服力的理由。 如果潜力在于品质方面,很多人就会犹豫,因为这肯定只是初期投资,还须转变过程。 我可以想象,由于人们对卫生的认识在不断提高,或者也可能由于立法者最终提出了要求,品质问题越来越重要,因此必须对此进行投入。 我相信,这项投资肯定会有回报。 但在德国提出这种观点很难: 我们的系统仍以成本为导向,您只会看到初期投资。 通常不考虑生命周期成本。 设施内常常根本没有容纳清洗道的足够空间。

您是否知道,除了医疗床之外清洗道还能用来清洗哪些物品
清洗道也可用来清洗一些物品,例如:非固定式治疗椅、坐厕椅、沙发床和桌子。 但是,未来不仅会用清洗道,而且还会采用自动装置。 在这方面将有一些由机器人进行自动清洗的项目: 清洁工具是产品附带的产品,而不是其他产品。 这将出现在未来。 可能会有就像抽油烟机那样在现场进行清洁的产品 - 移动清洗机器人。 还有一些无人驾驶输送系统将医疗床送入清洗道的研究项目。 这是正在进行的研究。

除了清洗道之外,自动装置在处理工作中还有哪些作用?
这是一个令人兴奋的话题。 当前,通过湿洗或湿擦完成的表面清洁是处理表面和物体的首选方法。 然而,关于替代方法,多个研究项目也正在进行,例如UVC光或冷等离子体。 另一方面,这些方法对产品设计有影响,例如,短波紫外线(UVC)光会引起的塑料老化。 这就是说,清洁是一个复杂的过程,具有许多影响因素。

对 Clemens Bulitta 教授就卫生问题进行访谈Clemens Bulitta 教授讲解了使用测量仪器检测表面细菌的方法。
 

因此,确定清洁流程的目标或效果,并从中或据此推断验证的流程非常重要。 此外,制造商必须自己操作并将效果展示给用户。

您先前谈到的 ISO 17644 标准对此有规定吗?
是的,这些基本上是对制造商清洁流程的说明。

对清洁有哪些要求?
原则上讲,任何卫生和感染预防措施都应是强有力的、高效的,即不容易出错,无需进行额外的工作,并且具有良好的效果。 如果清洗道或其他方法能够达到这个目标,肯定占优势。

以您个人看,在将来我们是否就要像现在应对冠状病毒这样去应对流行病? 我们能够防止自己免受流行病侵害吗?如果可以的话,如何保护自己?
这种流行病一直存在并将永远存在。 频率还会增加。 只有仔细研究整个系统,我们才能保护自己。 有一种“同一健康”法,其中跨学科考虑了人类、动物、环境和健康之间的系统关系。 如果您了解它们之间存在的关系,就可以采取措施,例如,防止病原体从一种物种传到另一种物种,以防发生危险。 如果我们成功了,就会取得巨大成就。

正如我们现在应对冠状病毒那样,我们需要找到应对流行病的方法。 我们对 SARS-CoV2 病毒的了解速度和程度让我印象深刻,因此我们能够有目标地应对这种情况。 在春季进行的封锁,无疑是一项正确举措。 具备这些知识,只要遵守防止迅速传播的 AHA(这是保持距离、手卫生、每日戴口罩的德语缩写)和通风等简单的卫生规定,就能在很多方面过着几乎正常的生活。 这是一种策略。 我们只需找到不会造成伤害并对我们生活没有很大影响的聪明方法。

 

 

对 Clemens Bulitta 教授就卫生问题进行访谈

Clemens Bulitta 教授

他的座右铭: “Dimidium facti, qui coepit, habet: sapere aude, incipe” “
开始是成功的一半,要勇敢地运用你的理智,开始吧!” (贺拉斯)

 

Bulitta 教授在临床医学、医疗保健业和医疗技术行业拥有丰富的国际经验和知识。 在海德堡、美国和瑞士完成人类医学研究后,他毕业于海德堡大学医学系。 然后,他在埃森的事故外科大学医院和美因茨的综合外科大学医院接受了外科手术进修。

从 1999 年到 2001 年,Bulitta 教授在美国波士顿的哈佛大学麻省综合医院担任研究员,并获得了德国研究协会的奖学金。 在 2001 年年初,他加入了西门子股份公司的医疗保健部门。 起初,他在那儿担任了多年医疗顾问。 随后,他担任过业务开发、临床营销和外科产品管理方面的各种管理职务。 自 2010 年起,他在西门子公司开始负责全球项目和手术室(所谓的混合手术室)血管造影系统的合作伙伴管理。

自 2012 年起,他一直在东巴伐利亚安贝格-魏登理工大学担任“诊断系统和医疗技术管理”教授。 自 2014 年夏季学期起,Bulitta 教授一直担任医学技术学士学位课程的主任和学术顾问。

自 2015 年 1 月起,他一直管理东巴伐利亚安贝格-魏登理工大学新成立的医学技术研究所。

欲了解详情,请访问下列网址:www.oth-aw.de/bulitta/ueber/

 

 

在线杂志

下载 Clemens Bulitta 教授的访谈录。

文件

MEDLINE & CARELINE (医护系列)产品概况

探索多品种的创新型 MEDLINE & CARELINE (医护系列)产品,如此有助改进您的医护设备。

聚焦医疗护理床

在寻找如何能使需要帮助的人更加独立的方式时,床显然是起始点。LINAK 产品可与医疗护理床的各种结构完美匹配。

LINAK IPX6 DURA™(耐清洗)

可洗性是现代护理的组成部分。LINAK IPX6 DURA™ (耐清洗)是用于可调式医疗护理设备新一代标准。

安全性

不同的应用需要不同的安全特性。不管您设计何种应用,LINAK 都能提供各种标准和可选的安全特性。

您有问题吗?

- 我们的团队愿意为您提供项目启动等技术信息的帮助。